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悬疑故事致命梦境

2018-10-28 12:23:38

悬疑故事:致命梦境

悬疑故事:致命梦境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悬疑故事:致命梦境 悬疑故事:致命梦境 Posted on 2015年7月5日 by new_notlee in 多彩生活 文:冯舒一、梦里预言“不少人告诉我,他们曾做过一些预言性的梦。也就是说,某件正在发生的事情或者看到的场面,其实早就在梦里出现过……”付勇挤进去的时候,范阳的讲座《神奇的梦境》已接近尾声。范阳是江城大学医学院年轻的神经科教授,他这个讲座很有吸引力,阶梯教室里挤满了学生。付勇也是为这个讲座而来。大约从两年前起,他经常做同一个梦:在雪白的屋子里,两个白衣男子要杀死一个蓝衣女子,而自己作为旁观者却叫不出声来……每一次,他都在无声的喊叫中惊醒过来。对一个需要保持充沛精力的警察来说,这个梦已经影响到付勇的正常工作了。因此,当同是江城大学教授的表姐向他推荐范阳的讲座时,他就赶了过来。“……传统的理论认为,梦是我们在睡眠时,大脑中个别依然活跃的脑细胞激发起了往日的记忆。可是,它的预言性又如何解释呢?脑细胞里不该有关于未来事情的记忆啊。这提醒我们,梦确实比我们目前所知道的要复杂得多。”在学生们的议论声中,范阳结束了讲座,拿起讲义要离开教室。付勇上前叫住了他。见付勇身穿警服,范阳一脸诧异:“请问你有何贵干?”“我有些私事想向范教授请教。”付勇随即说了表姐的名字。见是同事的表弟,范阳爽快地答应了,领着付勇来到学校旁边的茶楼。走进茶楼的包间,付勇迫不及待地问:“范教授,你真的认为梦有预言性?”“有些梦的现象是现代科学难以解释的。即使是严谨的科学家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梦真的能预演未来的事件。”范阳解释道,“有人认为是巧合。但这种现象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而且发生在很多人身上,这还能说是巧合吗?还有人说是概率的原因,人一般都做过许多个梦,碰巧跟现实发生的事情吻合,就认为是预言,却忽略其他不吻合的梦。我认为这种说法也不对,有些预言性的梦太真切了,连细节也跟后来真实发生的一模一样,这能用概率来解释吗?”“那是什么原因呢?”付勇急切地问。范阳摇了摇头:“现在还没有人能解释这种现象。但我坚信,这些梦一定是有深意的,尤其是那些反复出现的梦境。”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付勇沉默了半晌,说:“其实,我也一直被梦境困扰。”接着就把那个梦告诉了范阳。范阳问:“梦里出现的人或者场景,你以前见过没有?”付勇说:“梦里所出现的地方,我敢肯定没有去过。我也曾怀疑这是看过的某一部电影,但我很少看电影,看过的片子都没有这样的场景。至于梦里那几个人的面孔,我都还没有看清楚就醒过来了,只知道被杀的是一个蓝衣女子。”范阳点了点头:“一般来说,我们认为梦境大致有几种:常见的一种是大脑在睡眠时把以往获取的信息,像放电影一样进行回放;还有一种是由于身体原因,引起了大脑的联想,比如口渴会梦见水;当然,还有一种就是我今天讲的,不知道怎么产生、却具有预言性的梦。”见付勇眉头紧皱,范阳笑了:“至于你的梦属于那种情况,我还不敢下结论。这样吧,你回去后好好想想,看能不能找到梦的出处。我先给你开一些有助睡眠的药,如果没有效果,你就每周六晚上到我的诊所来。”说着,他记录下付勇的年龄、家庭住址等资料,然后开了药,在离开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张名片。二、救命噩梦照着范阳开的药方,付勇去药店买了药。回到家里,因为是单身汉,他随便弄了点东西吃,然后吃了药上床睡觉。也许是太疲倦了,付勇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似乎有人急匆匆地跑到他身边,问道:“他真的死了?”另一个声音答道:“是的,这太突然了,我们也没有料到。现在,还是赶快把尸体送到太平间吧。”又有一个声音叹道:“可惜啊,这么年轻,家里人不知道会多伤心,赶快通知家属吧。”是谁死了?付勇想睁开眼睛,却无法睁开;想大叫,张开嘴却叫不出声。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被推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身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哭泣声。怎么像是妈妈的声音呢?付勇正疑惑,又有一个声音劝道:“别哭了,孩子都这样了,你哭也没用啊。”这不是爸爸的声音吗?付勇仔细一听,说话的正是爸爸,而哭泣的正是妈妈!天那,难道我死了?不,不能死!父母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死了他们怎么办?付勇觉得锥心的痛,就醒了过来。原来是个梦!付勇捂着怦怦直跳的心,觉得很后怕,自己怎么突然做这样的梦呢?太奇怪了!他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香烟盒,却发现没有烟了,就披上睡衣到外面去拿。刚走进客厅,他就闻到了一股微弱的臭鸡蛋味。是煤气味!付勇大吃一惊,立即跑到窗前,把窗户打开,猛喘了几口气,再把所有门窗都打开,然后用毛巾捂住鼻子,跑到厨房,发现煤气阀门果然没有关紧,煤气正往外冒!关好阀门后,付勇迅速穿好衣服跑到了屋外。他吁了一口气:要不是被噩梦惊醒,等煤气慢慢地充满房间,自己将会永远沉睡下去,那梦里的情景也应验了!梦确实有预言性!刚才那个梦既预言了自己将死亡,却又拯救了自己。太神奇了!可煤气阀门怎么会没有关紧呢,难道是做饭时忘了关好?这一阵子,因此晚上睡眠不好,付勇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也下降了很多。天快亮了,付勇回到屋里,发现煤气味已经没有了。他检查一下门窗,确定没有被外力破坏过,看来是自己没有把煤气阀门关好。因为没有睡好觉,付勇在公安局上班时一脸疲惫,队长就放了他一天假,让他去看医生。付勇想了想,就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范阳的诊所。见付勇突然前来,范阳有些意外,问道:“有什么事情吗?”付勇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说:“昨晚的经历让我不得不相信,梦确实具有预言性。”范阳给付勇倒了一杯水,说:“既然你对梦境感兴趣,我们不妨从你那梦境着手,看一直困扰你的梦境是否也是一个预言。”付勇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要是那个梦果真是预言,我们也许能避免梦里的那个蓝衣女子被杀。”范阳手上还有别的工作,他让付勇周六晚上再来。他要为付勇催眠,看能不能有所发现。这天晚上,付勇又做了那两个白衣人杀死蓝衣女子的梦。这次,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一定要看清楚那两个白衣人的面孔。但是,没等他看清,就醒了过来。三、催眠寻梦周六晚上,付勇早早地来到了范阳的诊所。两人聊了一会儿,范阳就领着付勇走进治疗室,准备催眠。治疗室布置得非常舒适,范阳示意付勇到沙发上躺好。在范阳的引导下,付勇全身放松,闭上了眼睛。渐渐地,他觉得范阳的声音越来越远,终于听不到了……没过多久,付勇又开始做梦。他梦见自己又来到了那间神秘的白屋子里,两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按住一个年轻的蓝衣女子,并用一个枕头往女子的头上压去。那女子双手乱舞,使劲地蹬着脚大声呼救……付勇想冲上去救那女子,却无法动弹;他想叫,却叫不出声来。就在这时,两个白衣人转过头来,付勇终于看清了他们的容貌。付勇想走上前,却迈不开步子,迷迷糊糊中,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付勇听到范阳在轻声叫唤,才醒了过来。喝了一杯凉水后,付勇清醒了很多,就把梦里见到的情景告诉范阳。范阳满意地点头,说催眠是有效果的,他让付勇下周六再来,希望能在梦里找到更多有用的东西,由此揭开这个梦的秘密。下一个周六的晚上,通过催眠,付勇不仅做了跟上次一样的梦,还梦到了更多的东西:他梦见自己冲上去救那个女子,其中一个白衣人举着匕首扑过来,眼看就要刺中自己了,他抬手一挡,挡开了白衣人的攻击。那白衣人见没有刺中付勇,就跟另一个白衣人一起逃到了屋外。付勇跑到已经昏过去的女子跟前,推了推,那女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着急地四处看,见墙角放着一个心脏起搏器,就奔过去,把电源插好,然后拿起起搏器对女子进行心脏起搏。几次起搏过后,那女子一阵咳嗽,缓过气来。付勇刚想问她,杀她的那两个白衣人是谁,却张不开口。他越是着急,越是说不出话来……眼前的一切慢慢消失,他又沉沉地睡了过去。也许是在梦里太紧张了,付勇被范阳唤醒后,觉得非常疲倦。不过,他很高兴:“梦中那个女子没有死,是我救了她!”接着,他又把梦里见到的情景全部告诉了范阳。“这么详细的梦境,竟不是你以前所经历过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一个典型的预言梦。它不仅预言你将要面对的一件大事,还告诉了你这件事的终结果。”范阳一边记录,一边对付勇说,“你要记住那两个白衣人和女子的模样,很可能在某一天,你真的会像在梦里一样,救了那女子的命。”付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向范阳道谢后离开了诊所。这次催眠过后,付勇再也没有做那个噩梦了。他仔细地回忆梦里那三个人,不管是那两个白衣男子还是蓝衣女子,他都确实是从未见过。不过,要是在现实生活里遇到他们,他就一定能认出来。没想到,这一天很快来了。四、梦境再现又到了周六。下班前,付勇给范阳打了,说这一周自己没有再做那个噩梦了。范阳告诉他,这是因为上次催眠时,付勇已经在梦里“救”了那个女子,不用再担心她的安危,所以就不再做那个噩梦,“看来,我们今晚是进行一次治疗了。”范阳说自己在学校里还有事,要晚些才去诊所,让付勇也晚一些过去。付勇回家后,吃过晚饭,换了衣服,慢慢往范阳的诊所走去。快到诊所时,付勇看到小巷中走出了一个穿着浅蓝色衣服的年轻女子,那女子背着一个包,正低着头匆匆赶路。付勇很惊讶,这不正是自己梦里的那个蓝衣女子吗?是的,就是那女子,连她所穿的衣服都跟自己在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付勇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那女子拐进了另一条小巷。这里很僻静,除了那女子,再没有其他人影。付勇也跟进了巷子,忽然,他看到黑暗的角落里窜出了两个白衣人!付勇正要叫喊,那两个白衣人已经冲到了蓝衣女子的身边,一把抓住她,把她拖进了巷子一旁的屋子里。那个梦应验了,这两个男子要杀死蓝衣女子!付勇疾步奔过去,跑到那间屋子前,见门虚掩着,里面依稀传来了女子的呼救声。他来不及细想,推开门就闯了进去。眼前的情景曾无数次出现在付勇的梦里:蓝衣女子已被按倒在地,两个白衣男子拿起枕头蒙住了她的口鼻。蓝衣女子拼命挣扎,声音越来越小,手脚也渐渐软了下去……“你们要干什么!”付勇大喝一声,冲了过去。两个白衣男子转过头来,正是付勇在梦里见过的那两人!一个白衣男子迅速抽出一把匕首,向付勇扑过来。付勇抬手一挡,躲开了攻击。那男子还想再刺,另一个男子边跑边喊:“还不快走!”那男子就丢下付勇,跟同伴一起急匆匆地奔出了屋子。付勇刚想追,但又停了下来,转身走到了蓝衣女子的身旁。他轻轻地推了推,见那女子没反应,就转过身来,见墙角果然有一个心脏起搏器,跟梦里一样!他微微一笑,走过去拿起起搏器,把插头朝旁边的电源插去。在插上电源的一瞬间,付勇全身剧烈抖动,接着“轰”的一声,僵硬地摔倒在地上!几分钟后,寂静的屋子里响起了“索索”的声音,刚才“昏死”过去的蓝衣女子坐了起来,朝门外喊道:“都进来吧,他已经死了!”门开了,刚才跑出去的那两个白衣男子又走进屋来,一边扶起蓝衣女子,一边骂道:“这小子死了活该,谁叫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呢!”话音刚落,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付勇跟前,踢了踢付勇,叹道:“你可别怪我,都是你的梦害死你!”这是付勇非常熟悉的一个声音。那人又吩咐两个白衣男子:“你们赶快把周围的环境清理干净。别忘了,他是自己跑进这个旧工棚里来触了电,要是现场还有我们的脚印就不好办了。”“不用急,反正你们也跑不掉!”躺在地上的付勇突然跳了起来,掏出手枪,对准了站在身边的那人,嘲笑道,“没想到吧?范阳教授!”五、非梦之梦随着付勇的笑声,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屋里来。“你、你没死?”站在付勇面前的的确是范阳,此时,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你不是触电了吗?”“你以为我真的会按照你的安排,去给起搏器插电源?我早就料到你会在电源上做手脚,让我一插电源就触电身亡,因此,我将计就计,演了一出戏引你现身。”说着,付勇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幸亏我在警校里练过两招,怎么样,演得还行吧?”范阳长叹一声,蹲坐在地上:“可是,你是怎么发现的呢?你不是一直相信你的梦会应验吗,怎么不按梦里的提示去救那女子?”付勇摇了摇头:“你说的对,我以前一直相信那是一个预言梦,梦里的事情迟早会发生。可是,你第二次催眠时,梦里的情景却让我发现,我被你催眠时所做的‘梦’,其实并不是我的梦!”范阳很诧异:“为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当然,你早就知道了我之前做的那个梦的由来,以为在催眠时为我定做‘梦’肯定不会出错。可是,你忘了一个人的本能是骗不了人的。在你定做的‘梦’里,白衣人用匕首刺‘我’,‘我’抬起右手挡了一下,这本来没有什么错,可你不知道,我是左撇子啊!我要是抬手挡匕首,本能之下应该用左手!”说着,付勇晃了晃拿枪的左手。自从付勇发现自己在“梦”里竟不是左撇子,就开始怀疑这两个“梦”的真实性,别人怎么能更改自己的梦境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根本不是自己的梦;另外,自己在家里做梦,每次都是在拼命大喊中惊醒,可在诊所里做的这两次“梦”,虽然自己也喊了,却不是马上醒来,而是在梦境消失后,又昏睡了一段时间才醒过来;而且,他发现每次被催眠后醒来,所躺的沙发都有轻微移动过的痕迹;更可疑的是,在诊所里做的两次“梦”里,他都看到了自己的背影!而在以往的梦中,自己是参与者,是看不到自己的背影的,而这两次做“梦”,他竟像是一个旁观者!付勇醒悟过来:在诊所里做的两次“梦”,并不是自己的梦,而是别人在表演自己的“梦”!他之所以认为梦里那个人就是自己,是因为有潜意识告诉他,那穿着跟他一样的衣服的背影就是他自己。可是,范阳怎样能成功“导演”自己的梦境呢?付勇咨询了专家后得知,人在被轻微麻醉的情况下看到的无声影像,也会产生类似做梦的感觉。当然,麻醉药的剂量要恰到好处,而影像要在麻醉药即将失效前播放。付勇立即检查自己的身体,果然在颈后发现了两个细小的针眼。问题一下子迎刃而解。范阳在每次催眠前都让付勇喝一杯水,那是给他吃安眠药,等他完全睡熟后,再对他的脑部进行轻度麻醉。在麻醉药失效前,范阳通过刺激,让付勇睁开眼睛,观看事先录制好的“梦境”。看完后,他再次催眠付勇,并把沙发推回远处。每次播放录像的长度,是由范阳控制的,而那三个“梦中人”的面孔,也是他故意让付勇在“梦”里看到的,好让他在现实生活中能一下子认出来。“可是,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来导演一出‘梦境’呢?”付勇接着说道,“我突然想到,你一直对我强调这很可能是一个预言梦,以后将在我的生活中发生;而只有按照梦里的提示去做,才能拯救那蓝衣女子。看来,你是为了让我按照你事先设计好的程序,在现实里一步一步地去做,直到我插上电源插头后被电死,再伪造我不慎触电身亡的假象。”这时候,付勇意识到家里煤气泄漏也一定是事出有因。于是,他找来刑侦专家勘察,结果在厨房靠近煤气阀门的窗户上发现了细微的人为破坏痕迹。看来,确实是有人利用自己住底楼的条件,从外面打开窗户,拧开了煤气阀门。范阳知道已无法隐瞒,他默默地走到警察跟前,伸出了双手。戴上手铐后,他对付勇说:“你说的对,这一切都是我计划好的。我那天给你开了助睡眠的药,本想趁你熟睡时打开煤气,让你中毒身亡。没想到你居然中途醒来,发现了煤气泄漏。我迫不得已,只好再通过所谓的催眠,找来这几个同伙演出一出‘梦境’,想让你触电身亡,可没想到……”他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你吗?”“是因为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也就是那个梦!”付勇答道。当付勇断定范阳要杀害自己时,也非常不解,因为他和范阳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只是因为那个梦才开始接触。难道就因为那个梦?努力回忆后,付勇终于想起,两年前他在执行任务时受了伤,在江城大学的附属医院做过手术,而那个噩梦正是在出院三个月后出现的。更巧的是,在自己做手术期间,附属医院里有一名女护士突发心脏病去世了。而在附属医院里,医生都是穿白大褂,护士穿的是浅蓝色的衣服。把这些联系起来,付勇恍然大悟:一定是在自己被麻醉而麻醉药即将失效的时候,在手术室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件事虽然自己看到了,可因为处于麻醉状态,并没有记住,而是在潜意识里不断出现在后来的噩梦中。在煤气泄漏那晚,自己在梦里听说有人死亡,其实也就是他做手术当天几个医生发现女护士死亡后的对话。当然,杀害蓝衣护士的两个医生当时以为付勇被麻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可后来,当他们的同伙——也就是范阳知道付勇的梦境后,害怕付勇迟早会揭开梦境里的秘密,所以决定杀了他。因为付勇是警察,直接杀死他影响太大,就决定制造一起意外死亡。“那个女护士,其实也是因我而死!”付勇哽咽起来,“她那么年轻,要不是无意中发现了你们的秘密,她也不会被你们杀死!”原来,范阳一直和他在附属医院里的两个同伙一起研制新型麻醉剂,并利用医院里需要做手术的病人进行试验。那天,当他们又利用付勇进行试验时,被那个女护士发现了,并扬言要去举报。情急之下,范阳的两个同伙杀死了女护士,并将其伪装成心脏病发作死亡。等警察把范阳等四名嫌疑犯押上警车,付勇迅速赶回家,虽然已是夜晚了,但他一定要回去看望父母。在煤气泄露的那个晚上,要不是父母在梦里的哭声,自己也不会醒过来,更不会还活着。他知道,那不仅仅是梦,而且是在自己受伤昏迷时真实地存在过,只是当时并不知道而已。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悬疑故事:在劫难逃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香椿苗价格
万科紫台
十二院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